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朝为田舍郎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受降收编

不想错过《朝为田舍郎》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五百三十九章 受降收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田出来后,第一句话便将马燧定了性。
  
  “剿匪”。
  
  拦路抢劫粮食,劫持人质,不管打什么平叛旗号,你们就是土匪,不接受反驳。
  
  堡寨内一片鸡飞狗跳,狼奔豕突,外面冲天而起的肃杀之气令他们深深震撼,每个人都惊恐地在堡寨内到处奔走。
  
  操练半年的新兵终究还是少了胆量和心理素质,与安西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在昨日,当王贵和亲卫们面对比自己多数十倍的敌人时,他们也敢拔刀,也敢拼死厮杀,这就是安西军每个将士的素质。
  
  遇到再强大的敌人,也敢于拔刀,敢于一战,艰难事唯死而已。
  
  沈田吼了一声后,列于前阵的神射营孙九石便挥动了令旗,厉声喝道:“神射营,进!”
  
  话音刚落,神射营将士手执燧发枪,缓缓朝堡寨压去,堡寨前方的瞭望塔上,有人刚敲响示警的锣声,便被神射营一枪撂倒,再无声息。
  
  大军如移山倒海,缓缓向前推进,行进到堡寨门前一片空旷之地时,神射营已迅速结成了三段阵列,枪口对着堡寨内静立不动。
  
  虽然不知这支军队手里的古怪兵器是什么,但堡寨内的人看到了他们仅用一声巨响便结束了瞭望塔上的袍泽性命,显然这件兵器非常厉害,杀人于无形的那种。
  
  于是堡寨内的人愈发惊恐,想逃又逃不了,想跪下投降终究没人带头,只能呆若木鸡地站在堡寨内,任由恐慌的情绪肆意蔓延。
  
  厅堂内,马燧满脸苦涩,他知道自己捅了马蜂窝,也知道自己这点实力完全无法与安西军相比,说是“螳臂当车”都算高抬了他,在安西军面前,他这点实力连只螳臂都不如,就是一只随时可以捏死的蚂蚁。
  
  “公主殿下,末将愿投降顾公爷。”马燧沉痛地道。
  
  万春摇摇头,笑得很开心:“不不,你不能投降……”
  
  马燧脸上浮出怒容:“末将连投降都不行,非要我死在这里吗?”
  
  万春又笑道:“不,你也不必死。”
  
  “殿下意欲何为?”
  
  万春没回答他,转头看了皇甫思思一眼,哼道:“你会帮他赚钱了不起么?本宫也能帮他做点事。”
  
  皇甫思思失笑:“是,妾身自然不如公主殿下的。”
  
  男人后院不安宁主要是因为女人多了,女人多的地方便是江湖,便会有争斗,便会鸡飞狗跳,便会有人跳井。
  
  然而皇甫思思却完全没有与万春争斗的意思,一丝的斗志都没有,非常聪明地将自己定位为妾室,妾室终究是低正妻一头的,不管你们谁是正妻,反正低一头的人是我,何必跟人争呢?
  
  万春好几次挑衅都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人家不接招,她再斗志拳拳也是白费力气。
  
  万春垂头丧气地垮下肩膀,没好气道:“你就不能硬气一点,跟我吵一吵,斗一斗吗?”
  
  皇甫思思嫣然笑道:“我只是妾室,可没胆子与殿下争吵,再说,殿下的敌人可不是我,而是张家两位闺秀,您还是攒足了力气跟她们斗吧,妾身远远站着看热闹就好了。”
  
  万春打起了精神,重重点头,咬牙道:“没错,我的敌人是她们,不是你。”
  
  轻轻瞥了皇甫思思一眼,万春傲娇地道:“既然不是敌人,我以后会对你好的,你多帮我吹吹枕头风,在顾青面前为我美言几句,必少不了你的好处,哈哈。”
  
  豪迈状笑了几声,万春一转头,发现马燧仍跪在地上眼巴巴地瞧着她。
  
  万春脸一红,端庄地仰起了鼻孔:“马燧,你这人不坏,可愿投靠顾青,在他麾下干出一番功业?”
  
  马燧迟疑了一下,老实道:“末将只愿投降,不愿跟随顾公爷。”
  
  “为何?跟随顾青有何不对吗?”
  
  马燧沉默半晌,低声道:“顾青,欺世盗名之辈,安西军洛阳一战,函谷关一战,颍水一战,三战皆胜,斩敌十余万,明明已占尽战局先机,可率全军收复关中,然而他却退守邓州,据南而取守势,白白放弃了大好局面,置关中失地臣民哭嚎而不顾,只知惜身保命,拥兵自重,而天下人却对他和安西军赞誉有加,难道不是欺世盗名吗?”
  
  一番话令皇甫思思和万春皆冷下脸来,旁边的王贵和亲卫们更是勃然大怒。
  
  “姓马的,你无知不要连累我家公爷,微末卑贱之人,岂知我家公爷的担当与辛苦?你也知安西军接连三战皆胜,却不知三战下来我安西军折损多少兵马。”
  
  “函谷关一战,我陌刀营三千人独挡五万叛军,折损大半,豁出性命愣教叛军无法前进一步,公爷选择守势是为了避免无谓的牺牲,非要将安西军全打光了,天下人就满意了?”
  
  王贵狠狠呸了一声,道:“连天子都弃国都而逃,凭什么让我们安西军全死在关中?谁不是爹生娘养的?放眼看看朝廷所谓的平叛王师,谁不是节节败退?唯独我安西军打得叛军不敢南下一步,你有何资格说我家公爷欺世盗名?你若有本事,自己上阵杀敌给我们看看。”
  
  王贵说完忽然惊觉万春也在,于是急忙躬身赔罪道:“小人言出无状,请殿下赐罪。”
  
  万春哼了一声,扭过头没出声,王贵说天子弃国都而逃,话是没错,终究当着面说她的亲爹,她心里确实有些不舒服,但人家是顾青的亲卫,她能拿他怎样?
  
  皇甫思思冷着脸道:“平叛征战之事,我们妇道人家不懂,但顾公爷和安西军不容你诋毁,他们与叛军浴血厮杀之时,你们在哪里?你们在做什么?什么都没做的人,有何资格评价那些为国征战的将士健儿?”
  
  马燧脸上渐渐露出愧色,垂头道:“是,末将说话过分了,愿向顾公爷赔罪。”
  
  堡寨外,忽然传来隆隆的战鼓声,那是安西军进攻的信号。
  
  马燧顿时色变,急声道:“错皆在末将,末将愿投降,二位还是请顾公爷速速停战,末将麾下儿郎亦是为国平叛的精勇之士,何必自相残杀,而令亲者痛,仇者快。”
  
  万春悠悠道:“投降可以,但必须要按我的规矩投降。”
  
  “殿下有何规矩?”
  
  “我的规矩就是,你是被我的赫赫威名所慑,于是二话不说纳头便拜,心甘情愿投降安西军,总之,你投降是因为本宫,明白吗?”
  
  皇甫思思和王贵一脸无语地看着她。
  
  还“赫赫威名”,多厚的脸皮才说得出这番话,就算你真厚着脸皮说出去了,顾公爷肯信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