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三界送子事务所 > 第174章 梦境 上

不想错过《三界送子事务所》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174章 梦境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等到雾气渐渐清晰,我震惊的发现,那少女的面容居然同我出奇的相似,冥冥中,我总觉得我似乎认识她?阿黎……阿黎……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名字,然后下一刻,我就听见陆吾神君将她唤作:“阿黎……”
  
  ……
  
  阿黎是被生生疼醒的。
  
  陆吾知道,但他除了冒险在悬崖峭壁采上几株草药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如今只不过是个被驱逐的捉妖师,哪里有能力去给阿黎买药呢!
  
  山洞外雨势渐大,陆吾将怀里的草药放在口中嚼碎,动作轻柔的敷在阿黎的伤处,阿黎痛的一激灵,身子不由自主的蜷缩起来,陆吾伸出另一只手,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口中喃喃:“阿黎乖,吹吹就不痛了哦。”喑哑的男低音在雨声中隐约泛起了一丝蛊惑的意味,阿黎慢慢忽略了疼痛,将身子向着陆吾的方向缓缓靠了过来。
  
  阿黎是只修炼了两百年的蛇妖,刚学会化形不久,懂得东西还少。不过以陆吾如今穷困潦倒的修士,能寻得阿黎这样成年的妖物做伴已是不易,他挑剔不得。
  
  初时,阿黎也曾同他闹过脾气。
  
  那是一年冬季,鹅毛大雪昼夜不停的下,他们一人一妖因为找不到活计已经许久不曾吃过热食了,有时饿得实在受不了了便凿开一小块冰,等不及化成水便往嘴里咽。阿黎本是天性畏寒的蛇类,有一回实在受不了了便对着陆吾吐出了芯子,陆吾听见身后的声音,蓦地转身,神色一愣。
  
  阿黎亦是一愣,刚刚鼓足的勇气霎时间卸了大半,她弱弱地开口:“我饿了,想吃你,你的一块肉。”
  
  陆吾一身青衣,在风雪中更显姿容无双,只是却依旧遮不住苍白的脸色和冻得发紫的嘴唇。他沉默良久,忽而解下背后的包袱,从里面拿出了一把匕首。阿黎有些发怔:你这是做什么?
  
  话音未落,就见陆吾动作飞快地从腿上割下来一块肉,扔给她:“吃吧,吃完才有力气赶路。“
  
  阿黎看着他迅速冻住的伤口和渐渐发黑的脸色,忍不住有些想哭,她吸了吸鼻子,近乎固执地问:“为什么?“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陆吾费力的动了动嘴唇,说出了答案:“我们两之中,至少能有一个活下去。”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阿黎望着直挺挺倒下去的陆吾,忽然觉得心尖颤成一片。她闭上眼睛,几乎是狼吞虎咽的吃下了陆吾割下的肉,在陆吾的身体被大雪覆盖前,她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用尾巴卷起他的身体轻轻裹住,在独自寻觅了半个时辰后,终于找到了一处破窑洞躲避风雪。
  
  她将怀里的陆吾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却发觉他的呼吸渐渐微弱,关键时刻,阿黎灵光一闪,恍惚中记得曾经听人说过蛇胆可以救人,咬了咬牙,没有过多的犹豫,便生生挤出来了一些胆汁喂给陆吾,只是因着没有容器,那千辛万苦挤出的胆汁竟是撒出了大半,阿黎无法,只得用刀深深将七寸处割开,好让胆汁流出的多一些。
  
  许是那年在冰天雪地伤到了根基,那之后阿黎的身子便不太好,尚未入冬便早早开始冬眠,倘若不是在睡梦中也能感知到陆吾的危险,她又怎会硬逼着自己醒来,甚至为了保护陆吾再次受伤。
  
  陆吾将阿黎搂在怀里,有些愧疚地摸了摸她的头,阿黎吐着芯子拱在他怀里撒娇,粗壮的身体肉眼可见的化作一指长的小蛇,哧溜一声从陆吾怀里溜出去了,她真的饿极了,她要出去觅食,身后远远传来陆吾担忧的声音:“阿黎,别乱跑,早点回来!”
  
  阿黎会自己觅食,只是荒山野岭,能让陆吾果腹地东西却着实有限的很,不得已,阿黎把不怀好意的目光投向了附近的村落。她知道偷东西不对,可她实在饿得狠了,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便顺着墙壁一路摸进了农家的厨房,灶台上几个大白馒头在月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阿黎心知有诈,却实在舍不得那馒头。咬了咬牙,她果断的竖起尾巴将那一盘馒头悉数卷起,突然“砰”的一声,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兜头罩在了她身上,那网上似乎被施了法,与之相触的皮肤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旁边的农妇举着一根木棒边打边骂:“原来是你这蛇妖日日来我家偷东西,看我不打死你!”
  
  阿黎不敢大声叫唤,怕引来捉妖师,只得一边咬牙忍着一边施法将身子变大,终于挣破了那张大网,她顾不上浑身鲜血淋漓,便姿态决绝地卷些馒头逃了出去。
  
  阿黎回来的时候,陆吾已经睡了。怕吵醒他,阿黎强忍着疼痛化作人身,一步一顿地往屋子里走去。黑暗中骤然想起一道冰冷的男声:“你干什么去了!”
  
  阿黎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将怀里的馒头塞到陆吾的手里,还讨好似的吐着芯子舔了舔他的掌心。陆吾初时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摸了摸她的头表扬道:“阿黎乖。”
  
  只是待看见她布满伤痕的后背,陆吾的眉头霎时皱得紧紧的,感受到他周身的寒意,阿黎有些瑟缩:“你别生气,我不疼的。”
  
  “闭嘴!”
  
  阿黎不敢说话,只是任由他摘了草药替自己疗伤。清洗伤口,上药,缠上布条,他动作干净利落,整个过程中一言不发,只是包扎完后,陆吾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跟着我让你受苦了,你要是愿意,不如……”
  
  阿黎大惊,心头一慌竟是落下泪来:“阿黎乖,阿黎听话,你别赶我走……”
  
  陆吾失笑,轻叹一声:“傻姑娘,我是说若你愿意,待你伤好后我们便去接些活计,好混口饭吃。”
  
  阿黎闻言破涕一笑,忙不迭失的点头:“愿意的,只要跟你在一起,阿黎做什么都愿意。”
  
  四目相对良久,陆吾的唇畔漾起一丝轻柔的笑意:“好,我们永远在一起!”
  
  阿黎低下头,羞涩地笑,没有看见身边人笑意邹然收敛的模样。
  
  那之后陆吾便真的寻了个繁华的镇子,带着阿黎隐姓埋名地安顿下来。平日里替街坊邻居做做法事,超度超度亡灵,倒也能勉强混个温饱。只是显少有人知道,这个看似清俊温和的男子,曾是修真界里声名赫赫的顶级捉妖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