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母星瞒着我们偷偷化形了 > 第九百六十四章 沉默就是最生动的串供

不想错过《母星瞒着我们偷偷化形了》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九百六十四章 沉默就是最生动的串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金玉婧于商业一道非常有手腕,但这种情况还是超乎了她的想象力。
  
  “我想到过基地可能会出于你和芳芳的实力问题拒绝跃迁通道,但实在没想到.场面居然会这么的难看。”
  
  何止是难看?
  
  合作、发展、竞争、提防,即使在某种利益追求上不能够完全趋于一致,至少、最起码也要笑脸迎人吧?
  
  金玉婧不知想到什么,突然笑了:“也对,自从戴励鸿下马之后,基地能说的上话的人里边就再也找不出一个纯文职出身的人了,全军职啊,或许今天这样才是最真实正常的.”
  
  “呵~”
  
  某人嘴里挤出一个无意义的单音,金玉婧蓦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她其实也算是最了解这几个了不得的小家伙的人之一,说从小看着他们长大也没什么不可以,三个人身边加起来都凑不出一套相对完整的家庭成员配置,这直接导致了他们的性格或者直接引申到心理上.
  
  姑且称之为小有瑕疵吧。
  
  尤其李沧,金玉婧的评价是:他在乎的就是真在乎,不在乎的也是真的可以淡漠到让人寒毛直竖,这种心理比钟建章更加极端和危险,只不过是由于自身和外界原因很好的克制住了一部分而已。
  
  反观基地,这一年下来红利倒是吃了不少,但做的事着实当不起大气俩字,从饶其芳遇袭到索栀绘等人受伤再到玛缇尼斯这些金玉婧都是看在眼里的,说是个人行为也好、大意麻痹也好、管理漏洞也好、党派争斗也好.
  
  大局可以理解,情感上无法接受。
  
  如果不是基地多少还有几个明白人加上饶其芳人在这里,基地与李沧几人组渐行渐远分道扬镳甚至都得算是个Happy Ending的结局,如此种种,现在又出了这种事,李沧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个冷冰冰“呵”字真的很难不让金玉婧多想——这孩子怕不是把基地也给惦记上了吧?
  
  金玉婧越想越觉得悬,人有亿点点麻。
  
  事实是,整件事完全李沧的构想之内,他把跃迁通道的事拿到台面上其实压根儿没存摆基地一道的心思,至少不会主动去这么做,虽然说进到那个会议室之后在个人情感上确实比较不那么令人愉快吧,但他是真的愿意把跃迁通道安置在基地的。
  
  只要饶其芳在这里一天,李沧就有充分的理由去这么做,可以不计代价。
  
  这不是仅有的选项。
  
  不要忘了,李沧的同源互通链接就是在吞掉了一个单向跃迁点后才具备传输功能的,同源互通链接的技能提示从始至终都是这样描述的——
  
  【同源互通链接:同源造物大魔杖与磨坊之间稳定的感应、空间互通渠道,可依据大魔杖远程操纵磨坊并传输同源命运仆从及磨坊生产的异化血脉生物,每日需消耗140cm扰动结晶。
  
  提示:同源互通链接(空间)为单向跃迁通道,不可用于原材料、血脉次子及同源命运仆从反向回收至磨坊,若希望完善此链接,需支付一定命运硬币并提供一定扰动结晶以及1~2个双向跃迁点作为原材料】
  
  与其放在基地仅仅作为传送门使用,李沧本身就更倾向于将其赋与同源链接,不光可以达成同样的效果,甚至还能使他的战斗逻辑完美闭环。
  
  基地要的是一个态度,李沧也见识到了基地所谓的态度。
  
  那备用方案自然免了展开细说的可能,谁还没点脾气呢?至于有些人日后发现跃迁通道的正确打开方式之后那表情到底是惊喜还是惊吓这种细枝末节大可不必在意
  
  有因必有果,大家都是活该的。
  
  世界上哪来那么多无缘无故的爱无缘无故的恨啊,李沧感觉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他对基地又没什么太过特别的感情,以他们、以饶其芳等人的实力势力,真要撤出基地,且不提自立门户这档子事,说一句随便放哪个现成的聚居区都能当个太上皇这话过分?
  
  相互试探底线这件事本身就很蠢,以势压人慷他人之慨更是非蠢即坏,但人们总是乐此不疲,李沧非常不喜欢做这种无效沟通,经过这次的事之后,或许他对基地的态度应该更加强硬一些才好。
  
  某些方面黏上毛比猴儿都精的老王几乎感觉到后面气氛不对,知道必是需要自己调节气氛的时候了,以他和李沧共同的人生经历,是真的生怕这位偏执且心思深沉的主儿一个牛角尖把天给捅了,张口就是好几打儿祖宗牌位把刚刚那些人一个不落全拉出来溜一遍。
  
  “大不了以后不和那帮狗咬吕洞宾的二五仔打交道了呗!你要实在气儿不顺,也简单,晚上咱找个时间把他们全摸掉.”老王梗着脖子说:“再说,那边还个大一统的缇丽城邦上赶子投怀送抱呢,说白了咱妈、金姐、孔姨还有拉索他们都是有岛的,到时候一个召回还不是妥妥的?!”
  
  “缇丽?”
  
  “这可就咱仨人,金姐您装糊涂了不是,合着给小阿姨寄了两回快递的不是您?”老王嘿嘿怪笑:“整个缇丽体量一点不比基地差,那边说是小阿姨的一言堂丁点毛病没有,咱迁过去‘阖家团圆’不香么?而且万恶的封建奴隶制啊,吸溜~”
  
  金玉婧没有继续出言玩笑,眼中精光闪烁,真的在分析这件事的可行性。
  
  李沧已经被打断了思路,拧着眉头嫌弃道:“闭嘴,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沧老师别害羞嘛,金姐和咱那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对吧金姐?”
  
  “对对对!”金玉婧掩嘴娇笑,“守口如瓶金玉婧说的就是我了,沧沧公主这么多狗狗祟祟的事你看我把哪件透露给芳芳了,我和他绝对是一伙的!”
  
  李沧:“.”
  
  老王见火候差不离儿了,大手一挥:“走走走,赶紧的,把你们送回去一会儿还得去接我小小姐逛街呢!沧老师你去不?我说姓李的,你得有点业余爱好知道不,这特么一天天的都快在空岛上憋发芽了,你得干点啥,你得干点啥啊!”
  
  “开辆浴皇大帝出来不去洗浴?逛街?转性了你?”
  
  老王比了个梆硬的中指,嘿嘿一乐,专心开车不再说话了。
  
  “金姨.欸.别闹金姐、金姐还不行吗!”李沧在小冰箱里找了瓶冰可乐拧开递给金玉婧,问:“‘护国大阵’计划你投了那么多硬币,基地就只许了几座能种地的空岛给你?”
  
  金玉婧伸手接过,握在手里却并不喝,看着李沧的脸笑的不行:“你真是连一点亏也不肯吃!1200座空岛还不够用?从农牧到各种实业做什么不够用?而且私人管理权限武装权限都给,完全自主.”
  
  “熊猫和金鱼本身就是私立武装团体,那个不叫给,本身就是应得的。”
  
  “毕竟人在基地,锱铢必较嗯.适当的让步是以退为进,总要给彼此留几分余地,我又不是你李沧沧老师,咱们的‘生意’可不是一样的做法,基地不会去用对待一个强横武装寡头的态度小心翼翼的对待商人。”
  
  “寡头?”李沧总感觉这个称呼莫名有点小布尔乔亚的味儿在里面,“种花家好像就喜欢搞这一套,要这个态度要那个态度,要什么态度?金姐你的态度就是我的态度!以后我妈不方便做的事情由我来出面!”
  
  金玉婧呆愕一瞬,咬着嘴唇对上李沧的视线,眼都不眨,声音带上麦芽糖般的稠密:“那姨姨以后是不是要给沧沧公主交保护费了呀,还是要交点别的?”
  
  前面的老王目不斜视盯着路面,伸手把音响点开:“让我们一起摇摆,啊一起摇摆欸”
  
  李沧恨得直磨牙:“你们两个够了啊!都别给老子整西洋景儿!”
  
  “你说啥?我听不见!”
  
  “嘁~”
  
  一个装聋作哑一个嫌弃不屑。
  
  20分钟后。
  
  老王一脚刹车踩在家门口。
  
  别墅里竟然连个人影儿都没有,厉蕾丝太筱漪饶其芳孔菁巧一个都没在家,老王坐那吨吨吨的灌水,金玉婧笑眯眯目光玩味的觑着他:“你不是要走?”
  
  眼睛里明明白白的写着撵人俩字。
  
  老王一口水结结实实的喷出来,“惊骇欲绝”的视线在李沧和金玉婧之间游了好大一圈,这种程度的调戏玩笑对老王来说可以直接免疫的好吧,可问题人家也不是奔他来的啊!
  
  有本事冲我来这一块暂且先放一放.
  
  姨姨你啥意思?
  
  虽然但是好像大概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这难道是让沧老师一句话就给冲上头了?咱就是说这年头事业型女强人的点它都这么奇怪的吗?
  
  李沧唰一下站起来:“咳,叫吴毅松一起出去透个气。”
  
  沧老师带着几分狼狈出来之后,身后还能依稀听到金玉婧的娇笑叫嚣:“沧沧公主很顶哦,刚刚不是挺A挺霸道的嘛,再说一遍嘛,姨姨可爱听呢.”
  
  一脚油门。
  
  老王凝重道:“这个年纪的女人,是有点可怕啊。”
  
  “何止有点,是非常。”李沧深以为然的点头,扭头看老王:“唔,小小姐年纪貌似也快到了吧。”
  
  “???”
  
  不是这话听着咋就这么气人呢?亏老子费尽心思开解你丫那都没顶针大的小心眼子,你他妈反手就插兄弟一刀?你礼貌吗你!
  
  吴毅松这货果然没能去上班,被娇娇丢在厂里监工,再被一群人围着问着,满头大汗满身大汉,看到老王来那就跟看见救星似的。
  
  “我擦,不是我说你俩别老把大雷子和小小姐一块儿放出来啊,好歹留一个,我这以为多大的事儿呢娇娇非让我请假,合着是让我看厂子”
  
  “别废话,上车,撸串去,嗨起来!”
  
  音响音量开到最大,仨人一路狼嚎着横冲直撞的狂飙,路上捡的骂要是有实际重量的话,摞起来差不多能把他们仨直接压死。
  
  地方是吴毅松挑的,位于两个相对繁华区域中间的平房区。
  
  走了半公里长的半截子灾前防空洞来到地下三层,眼前赫然是一片用钟乳石布置的低矮岩洞,灯光绿植瀑布流水,桌椅吧台松散。
  
  仨人进来的时候中间的原木小舞台上有个至少能打85分的金发小姐姐正在唱一首有几分致郁的迷幻民谣。
  
  还是俄语的,真的很迷的那种。
  
  “这地儿不错啊,藏这么隐蔽你都能找见?”
  
  “丰哥带我来过两次,我觉得挺不错的,这边”被解放的吴毅松心情不错,乐呵呵的说:“这个音乐烤吧在基地特别有名的,知道为什么吗,喏!”
  
  顺着木石结构的低矮长桥左拐右拐,眼前豁然开朗。
  
  洞穴已经变成了露天大平台结构,眼前是半边被空岛遮蔽的天空,三挂宽度不超过3米的小瀑布由洞口前方的空岛上空垂落下来,于众人脚下不足百米处的第二道阶梯平台处再度被引入地下。
  
  说是“空岛”,其实依旧是基地本岛,只不过这里位于基地边缘,形成了巨大的V字夹角,整个视角铺过去相当的开阔,细细的瀑布和浓郁的水雾则被自下而上的风播撒成V字夹角中飘荡的云海,上方蓝天白云烈日灼灼,中间是星罗棋布的空岛,再下方,则是下层地表横流的岩浆河与烟柱。
  
  意蕴很足,望之一种豪气干云江山天下尽在吾手的错觉油然而生。
  
  “这地方真不错!”
  
  “可以!”
  
  几人所在的平台以各种造景为隔断,做了一大两小三个吧台、一个小舞台,吧台有不少独行侠自饮自酌,舞台上有客人在唱歌,周围又分割出三十几个餐桌台位,丝毫不显得拥挤。
  
  “点串吧!”吴毅松说,“这地儿的老板和厨子据说都是东南沿海那一片的,主打海鲜烧烤,那味道真的是绝了,牛肉也不错,基本都是原汁原味,毛肚蔬菜锅什么的别点,你们俩的口味吃不惯那个。”
  
  仨人龙虾剑虾帝王蟹血蚶狗鲨玫瑰毒鮋烤红斑白汤红鳗羊肚菌什么的点了一大摊子,一边扯淡一边吃,老王和吴毅松红的白的啤的喝过好几轮,多少有点上头。
  
  李沧也是,被熏的。
  
  老王目光在吧台舞台周围踅摸着,又说了一遍:“这地儿,真不错,小姐姐们成色也忒高了吧,不过这咋都不带对象来呢?”
  
  “咳”吴毅松脸都喝红了:“说了这地方在基地挺有名的,说是音乐烤吧其实更类似于酒吧,你看满场就咱们特殊,谁真是来这种地方吃饭的啊,贵嘛,有景有腔调嘛,来这钓鱼的姑娘一抓一大把呢,你丫小心沾了甩不脱。”
  
  老王目光锁定:“那个,小礼服露大背前兜兜上带流苏的那个,她对面有个小白脸,这总不能是钓鱼来的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