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红楼之挽天倾 > 第五百八十九章 贾珩:……延误了剿抚大计,本帅绝不姑息!

不想错过《红楼之挽天倾》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五百八十九章 贾珩:……延误了剿抚大计,本帅绝不姑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宁国府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随着甄家姐妹以及荣国府庆贺的人渐渐散去,白天里喧闹过一场的宅院,重又恢复宁静,但各房各家以及仆妇丫鬟,有多少暗地讨论着贾珩在中原大地的这场大胜,不得而知。
  
  逗蜂轩中,西窗下的黄色帷幔随风而起,现出一方陈设布置精美奢丽的轩室,烛火彤彤,明亮如昼,将两道容止丰美的身影倒映在竹木屏风上。
  
  在和一众年轻姑娘用罢晚饭后,秦可卿单独留下宝钗叙话,两人隔着一方小几对坐品茗,左右都不见丫鬟侍奉,却是被两人屏退了出去。
  
  不得不说,时间是奇怪的东西,当初两个隐隐还有着别扭的女孩儿,此刻因为里里外外的原因,相处和睦,甚至还有几分亲密。
  
  秦可卿玉容娇艳如花蕊,轻轻柔柔道:「夫君他现在河南那边儿,听三妹妹和大姐姐的意思,似乎有段时日回不来,我打算写封家书过去,托人送去,妹妹觉得如何?」
  
  「家书?」宝钗凝了凝秀眉,玉容上现出讶异之色,轻声道:「给珩大哥写封家书也是应该的?」
  
  「想着妹妹也该写一封才果是,随着我所写的一同寄送过去,也不用引得别的动静。」秦可卿看着对面脸颊白腻如雪、肌肤莹润的少女,美眸闪了闪,心底涌起一股思虑。
  
  远在开封府的夫君,见到她和薛妹妹的两封家书,也会知道,家里还有着两个人挂念着他,与那位咸宁公主相处起来,能多些顾虑。」
  
  宝钗闻言,心头感动不已,莹润目光看着秦可卿,道:「原是想写着,但不大偏方便寄出去,如此这般,真是多谢秦姐姐了。」
  
  宝钗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再是对情郎思念,也不好写书信给一个有妇之夫,不说其他,寄送都不好寄送,而秦可卿此举正是解了宝钗的燃眉之急。
  
  「咱们是一家人,妹妹不必客气的。」秦可卿浅笑盈盈说着,看向一旁的书架,轻声道:「我那边儿备了纸笔还有信封,妹妹倒也不用回去,就在这儿写着就是了。」
  
  宝钗「嗯」了一声,轻声道:「还是姐姐姐想的周到一些,那我去写信了。」
  
  说话间,盈盈起得身来,来到书架后,拿起毛笔,蘸着墨汁,开始写着书信。
  
  秦可卿则坐在原处,端起小几上的茶盅,抿了一小口,秀眉下的美眸怔望着宝钗,心底幽幽叹了一口气。
  
  如今看来,薛妹妹知得进退,倒也没什么,反而是那位公主,哪怕先前随着夫君便衣过府时,再是和蔼可亲,也不好大意。
  
  待宝钗书写好信笺,待笔墨晾干,方塞进装好的信封,款步过来,纤声道:「秦姐姐,信写好了。」
  
  说着,递送过去。
  
  秦可卿点了点头,接过信封,放到一旁,柔美目光落在对面少女白海棠花蕊的脸蛋儿上,丹唇轻启,说道:「妹妹是个仔细的,有些事儿,我也不瞒你,想必妹妹对那位咸宁殿下也有所猜测。」
  
  宝钗玉容微顿,水润杏眸中见着思索之色,问道:「秦姐姐的意思是?」
  
  秦可卿轻声道:「我倒没什么意思,终究看夫君他的意思,如实在不行,大不了我收拾收拾回娘家就是了。」
  
  「姐姐……姐姐言重了,珩大哥对姐姐敬爱有加,再怎么着也不会那般的。」宝钗怔了下,柔声说着,宽慰道:「再说宫里也不会那样,姐姐放宽心就是了。」
  
  秦可卿默然片刻,轻声道:「当初夫君和妹妹说的赐婚的事儿,我今儿个想着,如是因功赐婚公主,还能再赐婚吗?」
  
  宝钗:「……」
  
  她这几天还担心着这事,只怕那桩事儿,可能还有一些波折。
  
  原本想着天塌下来,自有秦姐姐顶着,
  
  可看秦姐姐的意思,也没什么法子,而且赐婚,万一赐的是公主,这可……
  
  宝钗秀眉蹙了蹙,杏眸浮起郁郁忧色,问道:「姐姐有什么法子?」她现在也没什么法子,她只能选择相信珩大哥。
  
  秦可卿轻轻摇了摇头,柔声道:「夫君他重情重义,既然答应妹妹给你一个名分,将来总能做到的。」
  
  「宝钗白腻玉容上见着怅然之色,轻叹道:「秦姐姐,其实我也……没想过争什么的。」
  
  如是名分,看先前在河南的架势,有朝一日,他封为郡王也不是没有可能。
  
  秦可卿道:「等夫君他回来,再想想法子,总能给妹妹安置妥当了,妹妹也不必太过忧心。」
  
  也不能让她一个人提心吊胆。
  
  宝钗「嗯」了一声,莹润如水的明眸见着柔婉,轻声道:「姐姐也是,珩大哥他待姐姐与旁人不同,再说,姐姐温婉贤淑,宜室宜家,我也只认姐姐的。」
  
  说到最后,恍若梨蕊的脸颊泛起红晕,微微垂下眸光。
  
  秦可卿美眸闪了闪,目光落在宝钗脸上,打量半晌,近前拉过宝钗的手,只觉入手绵软,尤其鼻翼间嗅着一股冷香,暗道,真是比史上那位杨妃都不遑多让。
  
  压下心头的琐碎心思,妍美玉容上见着感慨之色,道:「也难为妹妹这么苦等着了,只怕心头也着急跟什么似的,不知姨妈最近可有催促着妹妹的婚事?」
  
  宝钗凝眸看向秦可卿,说道:「最近倒没催着了,只怕再有不久,哪天又重新提着了。」
  
  说到最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也是,妹妹年岁毕竟不小了,纵是不过门,亲事也该定着,也不能怪姨妈心急催着。」
  
  秦可卿柔声说着,想了想,道:「夫君他先前不是给妹妹说过「,如是姨妈催促,就和姨妈说说。」
  
  宝钗水润杏眸失神片刻,须臾,轻声道:「珩大哥是说过的,只是我想着妈她现在知道,再闹的沸沸扬扬的,只怕对珩大哥那边儿也不太好。」
  
  秦可卿轻声道:「妹妹是个识大体的,如是姨妈那边儿再起了波折,我和姨妈说会好一些。」
  
  她现在是一品诰命,其实哪怕是张罗着给自家夫君娶着薛家妹妹为平妻,薛家姨妈顶多心头嘀咕,也不好多说什么。
  
  可眼前的这位薛妹妹,还有着一些赐婚正妻的心思,这就难办许多了。
  
  此刻,两个人的对话,不见丝毫硝烟弥漫,反而因为其咸宁公主的出现,达到某种空前的团结。
  
  就在这时,外间的丫鬟宝珠高声道:「奶奶,琏二奶奶过来了,在后厅等着奶奶呢。」
  
  宝钗连忙起身,轻笑了下道:「姐姐先去和凤嫂子叙话,我就先过去了。」
  
  秦可卿柔声道:「那妹妹慢走。」
  
  荣国府,梨香院中
  
  「乖囡。」薛姨妈看着从外间而来的宝钗,好奇问道:「珩哥儿媳妇儿留你说什么呢,回来这般晚?」
  
  「嫂子也没说什么,就是随意闲聊了几句,说着香菱的事儿。」宝钗接过莺儿递来的脸盆,洗着手,伴随着水盆中的「哗啦啦」声响,绵软丰腻的小手在水盆中拨动清波。
  
  「你和珩哥儿媳妇儿多呆呆也是好的,她是个宽厚温和的。」薛姨妈也不疑有他,笑了笑说道。
  
  须臾,感慨道:「说来,王宁府那边儿是越来越体面尊荣了,也不知这次之后,宫里给珩哥儿封着什么爵位。」
  
  正如贾政先前在荣庆堂中不好让贾母议论着,此刻府中私下里难免会议论着贾珩的这次大胜,朝廷会如何加官晋爵。
  
  加官已有,兵部尚书衔,而晋爵还需等贾珩彻底抵定河南局势,班师回京,才有说
  
  法。
  
  宝钗拿过手手巾擦了擦手,轻声说道:「宫里一直器重着珩大哥,先前是一等男爵,想来这次怎么也升到子爵。」
  
  薛姨妈忽而幽幽道:「那秦家好姑娘真是命好。」
  
  宝钗水杏般的莹眸,在灯火映照下清润明亮,只是见着几分嗔意,说道:「妈,各人有各人的福运,羡慕是羡慕不来的。」
  
  薛姨妈叹了一口气,拉过宝钗的手,就近坐下,轻声道:「唉,为娘这心头终究有些不甘,咱们也算是看着珩哥儿一点点起势,记得刚进京时,他也才三品的爵位,现在都位极人臣,一天一个样,你说有没有可能封侯爵,公爵的羹?乖囡,你平常看的书多,你说他能最终走到哪一步?」
  
  「妈,珩大哥做的这些事儿,也是寻常人做不来的事儿,不说其他,听说他这一路去河南,还亲自和贼人动手着,这是多大的险处?」宝钗轻声说道:「至于封爵,他领着京营,以后用兵的机会不少,只要一直立有功劳,公侯什么的也是水到渠成的事儿,就是将来封个郡王也是有可能的,开国以来,朝廷就封了四位郡王,世袭罔替,这都是有着前例。」
  
  贾珩当初给宝钗提及郡王之事后,宝钗闲来无事也寻来一些书籍,对开国勋贵有着研究。
  
  「郡王,这可……」薛姨妈面色微震,喃喃说道:「人常言,富贵险中求,只怕这等富贵也不疑寻常人能消受着的。」
  
  唏嘘感慨了几句,忽而想起先前的事儿,低声问道:「乖囡,我瞧着宫里的那位咸宁公主,她这趟也跟哥儿去河南,听你表姐说,这位贵人还没许人,我怎么寻思着有些不对。」
  
  宝钗凝了凝秀眉,道:「妈,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薛姨妈压低了声音,说道:「就是今天下午和你姨妈一块儿闲聊,你说,珩哥儿别是和那戏文里那陈世美一样,最后和那公主……」
  
  下午时,随着贾母回去午睡,薛王两人回到荣国府时,也说了一段时间小话,自是提及贾珩的这次立功,然后就顺势提到咸宁公主。
  
  「妈,那位贵人是因为有个舅舅在河南,这才过去的。」宝钗凝了凝眉,轻声说道。
  
  「话说是那样说,可我听三丫头好像说过,先前那位公主就跟着珩哥儿在京营跑前跑后的,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也不怕人闲话,多半不寻常。」薛姨妈低声道。
  
  事实上,妇人在后宅,就爱背后说着这些是非长短。
  
  「珩大哥不是那种人,再说秦家老先生现在工部为公一衙部堂,这还是珩大哥帮着谋划的。」宝钗轻声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