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余乾 > 第578-580章 天地大惊变,极北之地沉陷!

不想错过《余乾》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578-580章 天地大惊变,极北之地沉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正是刚才那位鬼修带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家过来。这老人家身上阴气缠绕,也是一位鬼修。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老人家的一刻起余乾就认定对方绝对是个医术高明的老头子。
  
  否则对不起他这样一份济世救人的气质。
  
  “尊者,这位便是林长老。”那位鬼修介绍了一下。
  
  老人家朝余乾稍稍颔首示意。后者也点头回应,然后直接带人进屋指着李成化说道,“林长老,麻烦施救一下。”
  
  林长老捋了下长长的白须,然后看着李成化,第一时间将右手搭在李成化的脉搏之上,然后说道。
  
  “这胸口上的伤口若是再多进半寸,神仙都救不了。”
  
  “那现在能救嘛?”余乾问了一句。
  
  “这位公子的最大麻烦倒不是这个外伤,而是伤口附着的蚀骨气息。”林长老先是说了一句,然后沉吟一会后说道。
  
  “能救、”
  
  余乾彻底松了口气,“那就麻烦林长老施救了。”
  
  “两位尊者先出去候着吧,事不宜迟,老朽这就施救。”林长老说道。
  
  “好,那就麻烦了。”余乾和公孙嫣对视一眼,然后就出去了。
  
  但是余乾并没有选择关门,而是始终保证李成化能在自己的视野里。而且光明正大的感知着里头的治疗情况。
  
  他现在可不敢直接完全信任这位初见的老头子,很多事该防备的还是要防备的。身处酆都,事事谨慎半点不为过。
  
  余乾和公孙嫣两人就在院子里等着这位大药师在那救治李成化。
  
  “这陈拓突然刺杀殿下到底是为了什么?”公孙嫣先开口问道。
  
  “目前来看,具体原因还是不知道的。”余乾摇着头说道,“不过大概可以确定的是这陈拓一定是和南阳王合作了。
  
  否则他不可能会做这件事,更不可能有这么多厉害的修士相助。”
  
  “不是都是陈拓是一个极有手段能力的人主嘛?他为何会做这样的事情?做出这样的事情,他还如何能守的住金州?”公孙嫣很是不解的问道。
  
  “他总不能觉得投靠到南阳那边,帮助南阳取得胜利就能继续牧守一方嘛。”
  
  余乾轻轻笑道,“我倒是觉得其中肯定有深层次的原因,陈拓或许不是投靠南阳王,而是合作。
  
  陈拓此人有枭雄之姿,若是无更好的抉择,他不可能亲手刺杀殿下。
  
  因为这就是一个信号,他陈拓和大齐决裂的信号,从此再无修复的可能。要是他陈拓真的只是投靠南阳王。
  
  我想不可能亲自下场刺杀的,最多也就是让人暗中出手。作为一方人主如此光明正大的出手,我只能想到是他陈拓想彻底和大齐决裂这一点。
  
  其他的就暂时不知道了。”
  
  说完这些,余乾顿了一下继续道,“不过这些上头裂变的事情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发生了之后会有怎样的影响。对我们又会有怎样的影响。”
  
  “陈拓这么搞,很明显南阳很快就会和我们大齐这边发生全面的大战。”公孙嫣眸子里挂着忧虑,说道。
  
  “而且金州一旦落入南阳王的手里,那后果不堪设想。大齐这边将会受到非常大的压力。”
  
  “是啊。”余乾道,“这金州是南境通衢之地,真就这样落入南阳王手里的话那后果真的难以预料了。
  
  到时候,不仅是南阳,对外很有可能还要面临更多的压力。我现在都能想到陛下收到这个消息之后的愁苦样子。
  
  这件事往大了说,已经是触及到我们大齐的国本问题了。”
  
  公孙嫣沉默了一下,然后问道,“那我们接下来如何做。”
  
  余乾摇着头,“我们二人留在这也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等殿下伤势一有好转,就立刻先护送其回太安城去。
  
  这样就不算我们失职了,对陛下也算有个交代了。”
  
  “嗯,只能先这样了。”公孙嫣点着头,眸子里的忧虑还是难以散去。
  
  余乾知道公孙嫣的忧虑是什么,对方毕竟是个土生土长的齐人,肯定不愿意看到国破。再者,大理寺本就是已护佑黎民为己任。
  
  等这战事爆发,那大齐就直接濒临崩溃,届时不知道会有多少黎民会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而且很有可能她这一生奋斗耕耘出来的果实也要消散掉。
  
  余乾现在无法安慰什么,毕竟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稍顷,他开口道,“部长,你现在这边候着,我得出去一趟。”
  
  “你去哪里?”公孙嫣转头看着余乾。
  
  “我去寻一下夏将军。”余乾回道,“他毕竟是夏听雪的父亲,我不能就这么不管不顾的丢下他。”
  
  “他的人现在都在南阳兵士的追杀之中。这里又是金州,三十万金州兵,七十万南阳军,你怎么帮?”公孙嫣肃然道。
  
  “我知道,你不想看到自己手下的父亲出事,但正如你所说。现在事情已经演变到非个人能力能解决的境地了。
  
  你就这这么冒失的去找夏将军,到时候人没救到,你自己也搭进去了。不行。”
  
  “放心吧部长,我有分寸,我力所能及的帮忙求个心安。真不能帮忙的话我不会不管不顾的。
  
  但去肯定是要去的,毕竟夏听雪一直以来帮我太多了。”余乾笑道。“我的实力也够用了。
  
  南阳这边要杀的是殿下,不是我。问题不大。再者,我也可以去看看空如大师如何了。早点寻到他汇合也是好的。”
  
  公孙嫣沉默半晌,而后道,“行,我跟你一起去。”
  
  “部长,你得在这候着殿下,殿下可不能再出事。”余乾直接摇头拒绝。
  
  公孙嫣回头看了眼屋里,倒也没有反驳,只是继续说道,“行,在那位前辈回来之前,我先守着。
  
  等前辈回来之后,我便可以离开了,到时候再去寻你。殿下有前辈帮忙看着肯定万无一失。”
  
  深知公孙嫣性格的余乾倒也不好再拒绝这个提议了,要是再拒绝,自己今天估计就要被公孙嫣强行留在这了。
  
  “也行。”余乾点头道,“那部长,事不宜迟,我得先走了。”
  
  “嗯,万事小心。”公孙嫣点着头,
  
  “部长你在这边也是,凡事小心一些。虽说这里目前算是安全的,但很多事情不一定。保护好自己,有任何解决不了的,随时通知我。”余乾嘱咐道。
  
  “嗯。”公孙嫣应了下来。
  
  余乾不再多说什么,当即就离开这里。公孙嫣一直目送余乾的背影离开视野之后,这才转头继续盯着屋里的救治情况。
  
  离开鬼月山之后,余乾也没有多少闲心在这欣赏酆都的风土人情,第一件事就是再把魏大山找出来。
  
  让他把手底下的人全都散到酆都城门外当眼线,一旦有归藏境可疑的人族修士尤其是南疆的修士就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李成化的安全问题依旧是当下最主要的。
  
  离开酆都后,余乾第一时间朝金州方向飞掠去。
  
  现在自己是独自一人行动,飞出一段距离之后,余乾也就相当放心的把陆族长喊出来。他暂时停下联系起陆族长。
  
  余乾刚联系上对方,这位陆族长几乎可以说就秒出现在自己面前。
  
  前者赶紧抱拳作揖道,“方才多谢族长出手相救。不知那位追杀我的三品巅峰修士如何了?”
  
  “跑了,我没追杀。”陆族长淡淡的回了一句。
  
  余乾心里多少有些可惜这阿古力没死,不过也无所谓,他轻轻的点头,继续问道,“陆族长是一直在暗中隐匿在附近嘛?”
  
  “嗯。”
  
  “那位南疆的二品天人没有发现陆族长你嘛。”
  
  “没有,对方只盯着那位白马寺的空如,并未察觉到我。”
  
  “刚才那位南阳的二品邪修追杀而来,族长也是知道还有人在暗中守护楚王殿下嘛。”
  
  “嗯。”
  
  “族长修为深不可测。”余乾赞赏了一句。
  
  “你喊我出来何事?”对于余乾的赞赏,陆族长不置可否,只是简单的问了一句。
  
  “在下有个小忙想请族长出手。”余乾抱拳道,“陇右军的将领是我要好的长辈,我想回去搭救一下,方便的话,如果遇到紧急情况,想请族长出手相助一二。”
  
  陆族长稍稍沉默一会,然后说道,“现在局势变成这样,他区区几千骑怎么可能躲得过南阳大军的追杀。
  
  现在过去也是徒劳无功罢了。你就不怕把自己搭在那边?你带着那位皇子成功逃脱就足够了。那位将军死不死不影响你回太安。”
  
  余乾继续抱拳道,“但我还是想着能去看看能否救到,毕竟是在下的长辈。”
  
  “知道了。你有万一我会出手相助。”陆族长声音清冷的说道,“但是我是不可能出手的。
  
  这种世俗势力之间的争斗,我不能坏了规矩。”
  
  “明白。多谢陆族长。”
  
  余乾话音刚落,突然天边传来一阵遥远的巨大波动,仿佛将天幕都要撼动了一般。
  
  一股毁天灭地的冲击波在高空上从北方不断的喷涌下来,一波接着一波的狂暴气浪伴随着强烈的轰鸣之声。
  
  余乾心神跟着震撼起来,在面对这威势的时候发自内心的惧怕。他脸色难看的抬头看着高空之上从北方下来的气息。
  
  身边的陆族长亦是脸色凝重的看着高空之上,穷极目力想看看这毁天灭地的力量从何而来。
  
  气爆持续的时间不是很久,就几息之间,很快,高空上便恢复了安静,那被吹散翻涌的云海彰显着方才的狂暴。
  
  “陆族长,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嘛?”余乾忍不住问了一句。
  
  余乾他现在很是心悸,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深处隐隐有很深的不详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美妙,他非常不喜欢。
  
  “不知道。”陆族长摇了下头。
  
  “是二品修士在斗法嘛?”余乾又继续问道。
  
  “不是,大概率是某处生了巨变。”陆族长脸色依旧凝重的说道,“那股力量是四面八方连绵而来的,我感知不到具体源头。
  
  只知道是在北方很远的地方一路传下来的,如此大的威势绝非二品修士能弄的出来的。”
  
  余乾怔了一下,眼神不自觉的望向安静的北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还要去哪?”这时候,陆族长转头对余乾说道,“建议你还是回太安去,现在你们的皇子殿下没死,你护送他回太安就行。
  
  那位陇右军的将领我还是建议你不要去救,我总觉得哪里有蹊跷之处。”
  
  “多谢陆族长的提醒,但小子还是想去看一眼,绝不逞强。”余乾抱拳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